凯莉洗头,倾倒数瓶香水。她的成年礼落下帷幕时夜色正浓,扑朔迷离的蛾子向日月而行,使她沉寂了十八年的热忱死灰复燎。由此她的患得患失不治自愈,每每翻动单睑,弧形线总是捷足先登,连手脚都懒得比划。她意识到自己仍是那个眼耳鼻舌身意,浴缸却再不显高大。花骨朵儿的垂怜也不需要雨露甜言蜜语了。凯莉忘记了窒碍地漏,先前注入的统统吞入渠,早已无影无踪,唯有空气恋恋不舍,芬芳馥郁的甜味齁得难受。她觉得蜜蜂可能喜欢,爱吃蜂蜜的人也可能喜欢,但骨头像泥巴的怪物肯定会喜欢。

《香水,香波》

想要1个好朋友

© 莓王子 | Powered by LOFTER